【原创】王友明|一道闪光的记忆

发布于 2021-03-02 18:57

  
     【编者的话】多年前《战友报》一直四开四版面世,摊开来不过面板大小,人称“小报”,也有人笑它是“黑板报”。其实别看这报版面小,作用一丁点儿不小。作为当年一个大军区的党委机关报,每期都吸引着数十万金戈铁马的眼球,一词一语都关乎着整个华北军营的舆论导向,你说它小吗?读今天王友明战友的回忆文章,你会发现,这张报纸对基层工作的推动作用,无可替代,不可比拟。对作者亦如此,报上发表一篇又一篇作品,构成一道又一道闪光的印记,似北斗镶嵌深邃天幕,令万人仰视,荣耀你一生,甚至改变你一生命运的走向。它,小吗?



    昔日奋斗“只求耕耘,不问收获”,今日坚信”只要耕耘,必有收获”。

       寒冬一日,我有幸拜读了战友杨速胜《终生难忘“战友情”》一文,他那种对《战友报》意切情更真、铭心更刻骨的“战友情”,深深地触动了我。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呢?闻知《战友报》已停刊五年,我的心海深处感慨阵阵,一种难以言说的滋味涌上心头,勾起我对《战友报》的情缘记忆。

      我十分珍视《战友报》的发展历史。

      对于《战友报》,我是十分敬畏的。因为,《战友报》的前身《抗敌报》,是1937年创刊的,晋察冀军区政治部主任舒同,兼第一任社长,沙飞为第一任副社长;1938年4月,中国新闻家、政论家邓拓,为第二任社长;1939年,改为《抗敌三日刊》;1942年,改为《子弟兵》;1949年,改为《华北解放军》,朱德题写报头。1955年5月,确定为北京军区党委机关报;1955年10月,《华北解放军》停刊,《战友报》创刊;1985年,邓小平题写报头。经过战火重重洗礼的《战友报》,传承了红色基因,铸就了丰功伟绩,成为北京军区历史的活化石,成为激励一代代官兵奋勇前行的不竭动力、猎猎旗帜!
      打小,我就有一个梦想——“新闻与文学梦想”。1970年12月,我从农村入伍,走进军营,成为“八一”军旗下的一名士兵。首长好像了解我心思似的,点名要我担任业余通讯报道员。从此,我紧握着父亲买的那支灰色钢笔,踏上了新闻与文学的创作之路。
     谁都知道,“爬格子”是一个非常艰苦的差事,发表的稿件,那真是心血、汗水与脑汁的结晶啊!已和新闻与文学创作结下不解之缘的我,不怕苦、不怕难,一门心思“泡”在创作中。3年时间,我便在《山西人民广播电台》《临汾人民广播电台》《临汾日报》等报纸电台上发表作品数十篇,成为打破部队通讯报道工作空白的第一人。
       1974年1月12日,我被北京军区后勤部某分部评为“红色通讯员”,在通讯报道表彰大会上作了典型发言。缘于此,1976年12月,我被提拔为干部。

       服役期间在《战友报》发表的部分作品集锦。

      提干之后,我为自己制定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向《战友报》这块高地发起“冲锋”。在《战友报》上发表作品,是所有新闻报道员的梦想。可多半年过去了,劲没少费,苦没少吃,寄出去的稿子,犹如“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这时,冷言冷语像一盆盆冰水,齐刷刷地向我的头上、身上浇来,砭人肌骨。面对冷言冷语,泪水的确流了不少,但并未冲垮我的意志。我深知,失败乃成功之母,每次失败都是成功的垫脚石。稍有闲暇,我就认真阅读《战友报》,潜心琢磨创作线索。功夫不负有心人。1975年初,我写的诗歌《我愿永站这班岗》,通讯《他为战友留下了……》《离队之前》,便冲上了《战友报》的报端。
      记得1984年初,《战友报》开辟了一个“英烈颂”专栏,我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投去一篇,结果是石沉大海。不服输的我,一口气投去了10篇作品,最终《严刑利诱奈我何》一文,在6月9日“英烈颂”专栏刊发出来。手捧样报,我心中暗想,许是锲而不舍的精神感动了编辑吧?!
      1990年7月,我提升为北京军区第289医院政治处主任,尽管事务性工作特别繁杂,但是,我总会抽挤时间为《战友报》提供作品,宣传新风尚、新技术,弘扬正能量。

     我有“三件宝”:笔、采访本、照相机。不论走到哪里,这“三件宝”,我都随身携带,但凡碰到有价值的新闻,便拍照记录下来,发表出去。

     有一天晚饭后,在营区散步时,院长宋洪儒神秘地告诉我说:“王主任,我给你说一件新鲜事,下午外一科为一位老太太摘除了一个特大肿瘤,重达32公斤,你说新鲜不?”
       院长的话音未落,我就惊喜地说:“这可是一条重大新闻啊,我得赶紧去采访。”
      原来,外一科主任周全胜和他的助手,经过3个多小时紧张而又精心的手术,成功地为山西省绛县陈村76岁高龄的老妪赵玉娥摘除生长在腹中长达37年之久、重达32公斤的巨型卵巢肿瘤。
      我连夜写出消息,第二天上午便寄往《战友报》,很快,便在三版“科技新成果”专栏,以《289医院摘除罕见巨型肿瘤》为题发表了。随后,《山西日报》《山西卫生报》《卫生月报》《中国抗癌报》《人民日报》相继刊发。令我欣喜的是,这篇消息还被新华社发了通稿,引起了轰动。
       在下科室调研过程中,我了解到,药师刘安祥研制出鼻舒注射液,对1015例患者进行治疗,有效率达97.5%,治愈率达85.2%,是当时最为理想的鼻炎治疗新药;内一科主治医师乔国梁,做胃镜准确率高,对普通患者的诊断率几乎为100%,对疑难患者的诊断符合率高达96%,广大患者称他是“一眼准”:药械科主管药师、共产党员史新胜,不为“红包”所动,坚持“患者健康第一,社会效益第一”的行为准则,严把药品购入和检测关口。我随即前去采访,写出新闻作品,寄给《战友报》,先后被刊发。
      工作中,我除了自己认真学习报纸,亲自写作外,还发动医务处、政治处、院务处和临床科室人员,阅读报纸、动手写,并经常同机关人员一起研究分析《战友报》的报道线索,充分发挥通讯报道的激励作用。许多当地患者拿着报纸,专门找到医院求医问药,也有的外省患者千里迢迢慕名而来。
      医护人员受到极大震动,他们说:“过去我们认为做了好事,领导不知道,社会不承认,好事做得越多越吃亏。现在领导不仅了解我们,而且亲自动手写报道宣传我们,人们信任我们,社会承认我们,不干好可是没有话说。”
      我从中悟出这样一个道理:正面宣传报道不仅有引导、激励作用,还有自警、监督功能,同时也为医院带来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我满腔热情地投身于群众和医疗第一线,心甘情愿地饱醮心血搞报道,4年间竟然在《战友报》发表新闻作品30余篇(幅)。要知道,在《战友报》发表作品,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战友们夸奖说,我是一手拿枪杆子,一手拿笔杆子的“高产作家”。
      一年盛夏,北京军区后勤部某分部政委张春林大校来到我们医院调研。饭后闲聊时,副院长李光明开玩笑地说:“我们王主任可是有靠山啊,不然,怎能这么年轻就提升为政治处主任?”
      张政委马上笑着说:“王友明可是没有靠山,他全凭一支笔写出来一个政治处主任!”
      我哈哈一笑说:“知我者,政委也!”
      1994年7月,我升任某部政治委员。

      “全凭一支笔写出来一个政治处主任!”

       上任伊始,我就针对新闻报道人才短缺、报道动力不足的实际,举办了一期新闻创作培训班。利用晚上时间,我亲自为官兵们讲了一周的新闻写作课,充分调动了大家的热情。从机关干部到连队士兵,从驾驶员到炊事员,纷纷利用业余时间积极写作,作品完成,便让我审改。
      新兵冯飞是最突出的一个,悟性很强,也能吃苦。为使他有更大的发展前途,我拜托《战友报》编辑胡雁军,争取到一个培训指标,把他送到战友报社深造。他不负厚望,最终因新闻报道业绩突出荣立二等功,被破格提干,成为一名优秀的新闻干事。
      说起这些事情,他无比感慨地说:“是《战友报》培养了我、激励了我,为我提供了一个展示才华的绚丽舞台,成就了我久远的梦想!”
       1994年11月下旬的一天傍晚,部队管理处战士徐建军,在家属区发现一个盗贼,不顾一切地追赶上去将其扭住,保护了大家的生命财产安全,部队为其记三等功一次。我即刻写出《徐建军勇斗盗贼荣立三等功》的消息,发表在《战友报》上,弘扬了正气,鼓舞了士气。
     在部队深入广泛开展的普法教育活动中,我发现有的领导干部带头学法用法的意识不强,自身作用发挥的不好,便写出《领导干部要带头学法用法》的长篇理论文章,《战友报》在“依法治军大家谈”专栏全文发表,有效地发挥了启发引导作用。

    《请管好你的觜巴》获《战友报》1995年度“好新闻”。

      新兵入伍后,我观察到那些家庭比较富裕的战士花钱大手大脚,存在很大的盲目性,便有针对性地写出《正确引导新战士消费》的言论,《战友报》在“军旅学步”专栏发表,随后《解放军报》在“读者之友”版“关于战士消费的锦言”栏目摘录,又在二版“部队工作研究”专版“问题与建议”专栏全文发表,有效增强了新战士正确消费的理念,培养了健康的消费心态。
      上级领导和机关干部来部队调研过程中,我经常听到对一些单位报喜不报忧的抱怨。我仔细一想,报喜不报忧现状的形成,也与上级领导和机关干部的工作作风有关,不能一味地批评下级。闲暇之时,我写出《勇于“报忧”应鼓励》的作品,《战友报》在头版“长话短说”专栏发表。《解放军报》编辑看到这篇文章后,专门打来电话问:“这篇文章言词犀利,针对性强,我们想刊发,但如果刊登出来,会不会给你惹麻烦?”我说:“不会的,即使惹了麻烦我也不怕。”编辑感动地说:“像你这样敢说真话的领导干部不是太多,那就刊登了。”1995年3月2日,这篇作品便在《解放军报》二版“部队工作研究”专版“问题与建议”专栏全文发表,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这是我两个年度获得的证书。

       1995年盛夏一日,我在《战友报》上看到“医苑采风”征文活动启事后,便下定决心参与其中。我利用回家探亲的时间,来到289医院外一科,聆听医护人员和患者讲述主任周全胜以真挚的爱心和精湛的医术点燃众多肿瘤患者生命火焰的故事,令我感动至深。夜深人静,我伏案创作,黎明时分,《点燃生命之火》一文完稿。一上班,我就邮寄给《战友报》征文编辑组。不久,便在“医苑采风”专栏全文发表。征文结束后,经过评选,我的作品获得“优秀作品奖”。
      有不少挚友好意劝我:“现在您是正团职领导干部了,不要没白天没黑夜地写作了。该写的你动动嘴,让手下的人去写就行了,别累坏了身子,身体可是自己的呀!”
      可是,我总认为:“自己是党委书记,是政工一把手,带头写作,弘扬正气,是一个重要职责啊!”
     我没有听从规劝,依然笔耕不辍。日常工作生活中,我发现极少数长舌之君闲暇无事,不去博览群书,钻研业务,参加集体娱乐活动,却在官兵们中间鼓动如簧之舌,凭捕风捉影、道听途说得来的点滴“信息”,夸大其词,拨弄是非,无故生出种种事端。针对这种情况,我写出《请管好你的嘴巴》的言论,邮寄给《战友报》,很快便在“法普园”专版发表,后又被《解放军报》“报刊文萃”专栏转载。这篇作品,被《战友报》评为那年第二季度优质稿,荣获1995年度“好新闻”奖。
     1995年12月,《战友报》记者胡雁军、杨人忠专程从北京来到山西,深入到部队官兵们中间,采访了我利用业余时间搞写作的事迹,还到《临汾日报》社和侯马289医院采访有关人员,写出长篇通讯《王友明印象记》。《解放军报》主办的《新闻与成才》杂志,于1996年第2期,以两个页码的篇幅发表;山西省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办的双月刊《新闻采编》杂志,于1996年第2期,以《笔蘸心血写新闻》为题,用两个半页码的篇幅发表;6月20日,《中华新闻信息报》以《上校记者》为题,在 “报界人物”专栏发表。
      从此,我与胡雁军老师建立了深厚的感情,直到现在,我们依然经常联系,互致问候。经胡雁军老师牵线搭桥,我又结识了侯保和、刘永国、卜宝玉、张永红、涂国之、赵斯江等老师,受益良多。仅1995年,我就在《战友报》发表作品38篇。因宣传报道工作成绩突出,1996年2月,我被评为先进个人,受到北京军区政治部的通报表彰。
      面对成绩和表彰,我没有骄傲和自满,而是更加努力学习,进一步提高写作水平,为《战友报》提供更多的高质量作品。1996年3月,我由某部平调到北京军区第289医院担任政委。医院脉炎所所长汪庆平潜心研究业务,热情为患者服务,多项科研成果获得军队科技进步二、三、四等奖,发表论文百余篇,被患者誉为“赛华佗”。他撰写的《中西医结合治疗血栓闭塞性脉管炎2884例疗效分析》一文,在美国洛杉矶举行的“96首届国际中医杰出成果交流展示会”上受到国际学术权威人士的充分肯定和高度赞扬,并被评为杰出论文。得悉这些信息,我和战友杨速胜深入采访,写出通讯《小诊所走出大名医》,在《战友报》“卫生与健康”专版发表,进一步提高了其知名度。

    1997年5月,在参加中共北京军区第七次代表大会时,我见到了“全军学雷锋先进典型”孙茂芳。老朋友相见,心情格外激动。

      1993年11月,我和孙茂芳同时参加了北京军区后勤部组织的革命人生观、价值观先进典型巡回报告团。他是团长,我是成员,朝夕相处20余天。他30多年如一日,坚定不移地走雷锋成长的道路,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当作不懈的人生追求;他带领家人和战友长期学雷锋、树新风,长年累月为人民群众做好事,送温暖,照顾五六位孤寡老人的感人事迹,深深地触动着我,震撼着我。巡回报告结束握别时,我心中极其不舍。分别后,我一直牵挂着他。后来,我在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等媒体上看到他模范事迹的报道后,心目中更矗立起一个新时期无私奉献者的高大形象。我打心底深处敬仰这位精神文明的远征者,雷锋“圣火”的传播者。我利用会议间隙,拜访了孙茂芳,同他进行了一次心交心的畅谈,一种敬佩之情再次油然而生!于是,我缘情而抒,创作出散文《心中的祝福》。10月30日,《战友报》以《祝福》为题,在“长城”文艺副刊发表;11月13日,《解放军报》以《心中的祝福》为题,在文学副刊发表。我发自内心地默默为他祈祷,衷心祝福好人一生平安!
      这一年,我在《战友报》发表作品28篇。有4次,在同一张报纸上就有我的两篇作品发表。因宣传报道工作成绩突出,1998年2月,我又被评为先进个人,受到北京军区政治部的通报表彰。在部队服役期间,我被《中华新闻报》《人民公路报》《经济信息报》《生活晨报》等7家报社聘为记者和特约记者,3次获得全国“优秀记者”。每次获奖后,《战友报》都会在头版显著位置刊发消息,予以肯定和鼓励。那消息虽然很短,却似一缕阳光,一滴甘露,照耀着我前行的路途,滋润着我干渴的心田,充盈着我生命的芬芳,丰富着我人生的内涵!
      如果说,立志写作是此岸,作品被采用乃至小有名气是彼岸的话,那么心血和汗水则是架在这条河流之上的桥梁。其中甘苦,只有自品;其中冷暖,只有自知。但我无怨无悔,为了新闻和文学创作,已达到百折不挠,如痴如醉,孜孜不倦的境地。

    《新闻与成才》杂志刊发介绍我成长奋斗的故事。

    我的作品荣获《战友报》“医苑风采征优秀作品奖。

       2000年2月,我转业到地方工作。军旅生涯结束了,可我与《战友报》的情感链接没有断开,一如既往地为其提供作品。《战友报》也是依然如故地厚爱着我,先后刊发我的《感受延安》《牢记母亲的生日》《南昌凭吊》《当兵之初》《难忘军旅那份情》《南湖记忆》《难忘两地书》《壮哉,红一连》等散文作品8篇。其中,《南湖记忆》在“建党80周年”文艺作品征文大赛中获得“优秀作品奖”。
     为纪念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徐向前元帅诞辰100周年而创作的大型电视连续剧《向前,向前》,2001年6月初在临汾开镜;山西省浮山县“国防教育宣传流动车”开进乡村,开展《国防教育法》巡回宣传。他们在各村张贴宣传画、设立宣传栏,举办图片展览、国防知识征答、现场咨询等活动,有效增强了村民的国防观念和国防意识;老兵张国庆自转业到浮山县老干部局工作后,心系国防建设,30年如一日,走乡串户,义务宣传国防知识。他还办起国防教育室,自费订阅各种国防教育报刊20余种,购买国防教育图书5000多册,经常举办各种国防教育活动,受到群众称赞和领导表扬;临汾市尧都区转业干部刘志东,积极投身市场经济大潮,开办公司,艰苦创业,发展良好。他致富不忘回报社会,多次捐款捐物,救助孤寡老人、残疾人,为156名复员退伍军人和军嫂解决就业问题。我前去采访,写出消息,及时寄出。《战友报》均在头版“新闻网站”专栏,予以刊发。2002年4月,由人民日报社市场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读书俱乐部、中国文化报社、中国作家杂志社,共同举办的第二届“新世纪之声”征文颁奖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我作为一等奖和“优秀新闻文化工作者”获得者,参加了这一盛会。从北京归来,《战友报》及时在头版“新闻网站”专栏头条,以《转业干部王友明在全国征文中获奖》为题发表;2003年11月,我当选临汾市作家协会、记者协会副主席后,《战友报》又同样在头版“新闻网站”专栏,以《转业干部王友明当选临汾市作协记协副主席》为题发表。在新闻写作与文学创作道路上,《战友报》赐予我的那种浓情厚谊,每时每刻都蓄积在我的工作和生活中,宛若一支熊熊燃烧的火把,点燃了心灵,照亮了人生的征途!
      我格外珍视这样一份真挚的情感,精心地把每一篇作品剪下来,粘贴到剪贴本里,作为永久的珍藏。那一篇篇作品,记录着火热的军营生活,展示着新时期军人的独特风采,是军队政治建设、依法治军、军事训练、科技创新、军民团结、为民服务的一个缩影和一次检阅,见证着军队全面发展变化的足迹。尽管有的作品只是一个“豆腐块”“火柴盒”,但在我心目中的分量,却是很重很重。
       脱掉军装,转业地方,直到退休,一晃20个春秋过去了。可与《战友报》遇见之后,携手共进的岁月,已融入到生命中,流淌进血液里。是《战友报》镌刻下我的人生足印,描绘出我的生命轨迹。每一个足印,每一段轨迹,无不蕴涵着难忘的故事,无不缔结着真挚的情缘。
      时至今日,《战友报》的名字仍凝结在那一道闪光的印记里,存留在我生命的最深处。即使燃烬灵魂,也不会抹去我心灵深处那道闪光的印记,只要是想起,便会心生感动,便会热泪盈眶……

      作者简介:王友明,河北临西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散文学会会员、临汾市作家协会名誉副主席、临西县散文学会名誉会长、《世界王氏》杂志编委、《新锐散文》《散文福地》顾问、《河南文学》《黄河文艺》《东方散文》杂志签约作家。作品散见《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山西日报》《散文选刊》《散文百家》《安徽文学》《黄河》《火花》《河南文学》《作家天地》《北极光》等百余家报刊,出版专著10部,先后获得“中国散文精英奖”“中国当代散文奖”“当代最佳散文创作奖”“中国散文华表奖”“中国百篇散文奖”“李煜文学奖”等文学奖项120多次。作品载入《时代名流》《东方之子》《中华名人大典》《中国文学百年经典》《中国散文家大辞典》《中国散文大系》《临汾市志》《临西县志》等多部典籍中。荣登中国散文年会2009年度(下半年)中国散文排行榜、中国西部散文学会2019年山东散文排行榜、中国西部散文学会南国文学2019年散文排行榜。有散文入选初中毕业生学业水平模拟考试语文试卷、儿童百科课外读物。

            (责任编辑:任东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