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连载:红短发的少女-4. 三楼的夫妇

发布于 2021-03-03 03:37




第四章 三楼的夫妇

 

一个是和往常一样的日子,我早早地就倚靠着木房门,等待着缝叶莺的到来。那一天的天气很好,夕阳洒满了海岸上的一切。阿卡狄亚是一个立体的城市,高低错落的房子依山而建,而山则是环绕着大海的。由于我住的地方属于较高处,只要我走出房门,立在马路中间,就能够清楚地看到海岸上的细沙带,也能看到那粼粼的水面。到了清晨或者入暮,并不强烈的光线将海岸和海水衬托得异常美丽,时而是殷红一片,时而是金光闪闪,像极了一抔撞入怀中的风光,激荡出心中无限的温柔。
但是那天,她没有来。
我一直站在门口,站到了月色升起。月光下的海面才是真正的美色,那清冷的月光将黑色的大海照的发出水亮亮的光。这种美不是白天的那种暖色调,而是在冷色调的调色板中仿佛用最简单的色彩涂抹出的一种悲戚的美。那孤独的月色,和一言不发的海。两者仿佛凝固了一般对望着,互相映射着,带着无限深情。
但是那天,她真的没有来。 
在那个她没有出现的晚上过后的第二天,她来了,看起来像一只刚经受了暴风雨的缝叶莺。
我似乎看见了她微微颤抖的翅膀下掩盖着受伤的躯体。她是如此的弱小,如此需要温暖。她依旧和往常一样对我诉说着爱和恨。我看着她在光线暗淡的房间里那几乎蜷缩成一团的身躯,看着她在幽暗中闪着微光的眼瞳,看着她小心翼翼拨弄着她的手指,我第一次走过去静静地抱住了她。
她顿了一下,将一头红发的脑袋轻轻靠在了我的怀里。
那个夜晚,在这间简陋的木房子中,我和缝叶莺在这张又冷又硬的木板床上尝试着彼此温暖。我伏在她的身上,试图从她那苍白的面色中看到她内心的深处。我抚摸着她并不算光滑的脊背,她的身体生硬地贴着我的身体。她红短发就靠着我的枕头,那是我在这个黑色的夜晚唯一看的清楚的东西。我想我对她如此的难以忘怀大概就是因为这一头红短发。这样的头发似乎就告诉了世界上的人她的特立独行。而我透过那妖艳的色彩窥探到了她那无比深刻的孤独内心。
我记得那个夜晚,她的目光一直穿过我,穿过那并不坚固的房子,望向远方。我听到我的木板床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而我的缝叶莺仿佛飞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在那个地方她也许是幸福的,也许是悲苦的,但从她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情绪。
她睡着之前,在我的耳边说让我杀了那个男人。
我亲吻了她的额头,哪怕我是如此清楚的知道她始终和我在一个不同的世界里,我们终究无法彼此温暖,我依然点头说了声,嗯。 
后来那个红短发的少女再也没有出现过,我却时常想起我对她的承诺。
直到她和我相依偎的那个夜晚我才知道,她爱的男人就住在我房子门前的这座粉红色三层砖瓦房里。这个男人和他的妻子住在三楼,也就是阿郎时常抱怨的那对情侣。我于是感受到了世界上的事情仿佛被一个故事索引牵引着,一切的韵律都被一个曲谱所规划着,一切的元素都被一根看不见的绳索关联着。
后来我去偷偷观察了几次,那是一对平常的夫妻。我的缝叶莺爱上的男人也不过是一个秃头平庸的男人,而这个男人的妻子也不过是一个与一般中年妇女并无不同的女人。但是他们却也有不同,以前他们就住在我的周围,我对他们毫无察觉。可是当我知道了他们和我的联系,我就发现自己是如此经常地看到他们。他们仿佛无处不在。
阿郎告诉我,这对夫妻已经在这里住了很多年了,他们虽然让阿郎时常抱怨,但阿郎曾表示,他是如此羡慕他们。我听到阿郎这么说的时候,我并没有很吃惊,因为通过几天的观察,我确实看到了这是一对互相爱慕着的夫妻。他们过着平凡的生活,但是在平凡中将对互相的爱意表现在了不同的生活方面。他们会将灯涂上五彩斑斓的颜色,关上家里的所有灯,只留下这彩色的灯光,翩翩起舞。他们会两人在辛苦一天之后,一同洗手,互相给对方做饭。他们还会在某个星辰满天的夜晚,相拥在阳台上,欣赏海面和灯光。那是一种简单然而如我这种孤独惯了的人所永远羡慕的生活。不仅仅是我,是我,阿郎,红短发的少女一直渴望的。
每次看到他们我就会想到缝叶莺。她到底是如何爱上这个男人的?那天她静静地立在这座砖瓦房的下面的时候是在等到遇到那个男人吗?还是在看着他们?是被他们的互相爱意所激怒,最终化爱成恨了吗? 
缝叶莺在之后的整整一个月都没有再出现过,我也已经身心疲惫,准备离开这座城市。
离开之前,我突然又想起了我对缝叶莺的承诺。
我想起和缝叶莺在一起的那些夜晚,那个她和我彼此都无法温暖的夜晚更加深刻的在我的脑海中存留下来。我犹豫了很久很久,我也想起了火车上听到的那句话:人生而孤独。我想到在我离开之后,阿郎将更长时间地带着对这对夫妻的嫉妒和羡慕。我想到终究不能为我的缝叶莺带来温暖的话,我至少应该信守承诺。
就这样我抛弃了我最后的坚持,赌上了我将会更加孤独的后半生。
于是在一个黑黢黢的夜晚,我带着我用我身上为数不多的钱买来的小刀,摸黑通过他们卧室的窗子进入了那个我偷偷进入过用以观察那对夫妻的房间。在黑暗中,我发现这对夫妻居然没有在卧室,卧室中空空如也。我有些许的紧张,当我摸到了客厅的时候,我才发现躺在沙发上的一个躯体。光线非常的暗,我无法确定他到底是不是那个男人。这时候,我看到了他手上戴着那块男人的表,那块表面的玻璃反射出微微的夜光。
于是,我动手完成我对缝叶莺的承诺。他没有太多的挣扎,唯一发出的叫声让我几乎怔住了,她是男人的妻子。。。
我最终意识到我确实杀错了人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我连夜,带着罪恶感和孤独感逃离了阿卡狄亚。(第四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