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温暖6

发布于 2021-03-03 08:57

《温暖》故事延续《到爱的距离》原著和电视剧的情节,同时融合了美剧《良医》男主的人设,希望你们喜欢。

由于本人非医学专业,所以,文内所涉及医学相关知识内容,请飘过,拒绝杠精!

“凌远,你快把书包给安林背上吧,妞妞上幼儿园要迟到了。”

林念初和妞妞已经穿好鞋站在门口,凌远还在和凌安林较劲,要他自己背上书包。最终,凌远一脸沮丧地抱起凌安林,拿起书包,跟着林念初和妞妞下楼,然后先送妞妞去幼儿园,在送林念初和凌安林去康复治疗中心做治疗。

“我上午要去卫生局开个会,你和安林一会儿做完治疗,直接打车回爸妈那,下午把安林放在家里,你去接妞妞,晚上我过去接你们。”

“嗯…凌远啊,要不…”

“嗯?”

“嗯……没事了,晚上再说吧……你先忙吧。”

“嗯,那我晚上尽量早点过去,我们在爸妈那边吃完饭再回去。”

林念初想和凌远说,她可以一个人带两个孩子,可以自己开车接送妞妞,但她又害怕自己说出来,被凌远拒绝,然后两个人在孩子面前争吵,影响孩子健康成长。这是两个人在孩子出生后达成的协议,无论发生什么,不能在孩子面前吵架。

凌远知道林念初想说什么,只是他此刻也没有太多心情与林念初争辩,毕竟医院里还有一大摊子的事儿等着他处理,没必要为此惹来一肚子气,影响做事效率。

一个上午,凌远都在卫生局开会,讨论现在医院以药品分成方式提高医护人员薪资待遇的改革措施。第一医院作为改革示范单位,成为了各医院效仿的对象,可凌远主要是通过建立杏林分部高价医院的方式来提高本部员工收入的,并非是直接取缔药品分成。

在第一医院,也存在医生开高价药品拿分成的问题,只是凌远选择睁只眼闭只眼,毕竟这些问题还没有完全踩到凌远的临床安全底线。但是,今天这件事拿到台面上来说,凌远就不得不控制自己管辖范围内的医护人员做这样的事,为此只能做出新的管理制度。

凌远发言时,以坚决杜绝的态度阐述处理该问题的方式方法,“第一医院会严格执行卫生局的各项规定,对本院出现的药品分成现象严查彻查,坚决杜绝医生拿药品分成问题。”

凌远的态度是坚决的,可真到处理问题时,还是会到处碰壁。即使第一医院的医护人员薪资水平是新市最高的,但也不是所有医护人员都可以承担起家庭消费费用,毕竟医生水平参差不齐,总有些人还是工资低。对此,凌远开始采取新的考级制度,如果达不到标准,直接砸医护人员的饭碗。

凌远在下午的院内会议中说得很清楚,让各科室主任两天后提交考级标准,明确指出第一医院绝不养闲人的态度。

第一医院原本的考核标准就比其他医院严苛许多,这次又出了新的考级制度,可谓是让院里的工作人员怨声载道,心里不免嘀咕着“这凌院长究竟想干嘛?”

凌远无暇顾及所有人的心情,他能做的就是提高医院整体医疗水平和医护人员整体收入,如果考级不合格,经过再培训还不合格,那就只能无情地把人开掉,否则很难根治这种行为。毕竟收入与医生水平直接挂钩,如果保障不了医生的的物质生活,又何谈他们能全心投入工作,何谈改革。

凌远一门心思地要改革,一门心思要改变医疗行业现状,根治这个行业的患处。可他就不曾想去改变家里的状况,抑或他面对凌安林已无能为力。

在过去的几次陪同治疗中,让凌远失望至极,看不到一丝的起色,有的却是一次次打击,可他又不舍得彻底放手,总觉得还有一丝希望,抑或那一丝希望是林念初给他的,而不是凌安林给他的。

晚上,凌远准时下班,驱车前往父母家吃饭。一进门,妞妞迎面扑来,喊着“爸爸、爸爸……”

凌远听到后,觉得这是今天来唯一让自己从心往外开心的事儿了。

“爸爸,洗手,吃饭。奶奶做了我们都喜欢吃的糖醋鱼。”

“快洗手,吃饭吧。“林念初走过来抱走妞妞,让凌远去洗手。

“嗯。”

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坐在一起吃饭,互相关心夹菜,温馨的场景根本感觉不到他们其实不是父子、不是父女。很多时候,有无血缘关系已经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人在成长过程中学会了感恩,学会了享受幸福。

吃过晚饭,凌远和林念初帮着家里请的阿姨收拾碗筷,然后坐在沙发上陪着父母看了一会儿电视才离开。

坐在车里,凌远问林念初,上午带着凌安林去做治疗的情况。

“嗯,挺好的,医生说安林的情况越来越好了,比前几次进步了很多,而且今天安林特别乖,医生在和安林交流时,安林都没再像之前那样吼叫了,医生说我们大人平时说话态度方式上多点温和,可能对安林这个病会有好处……”

“嗯。知道了”凌远问完凌安林的情况,转头问妞妞,“妞妞,今天在幼儿园里学唱歌了吗?”

“学了呀,可是……可是我没学会。”妞妞表情有点沮丧,坐在后排不停地往林念初怀里蹭。

“那你告诉爸爸,你们今天学的是什么歌啊,看看爸爸会不会唱啊?”凌远脸上看不到一丝的生气,此时的他只觉得孩子健康比什么都重要,即使将来妞妞学习不好,他也不会像别人家的父母那样每天逼着妞妞学习,毕竟每个孩子都有自己喜欢的东西。

“嗯…嗯…”

“怎么了啊,妞妞?”凌远笑着追问着。

“嗯…那个…爸爸,我明天告诉你,好不好。”

“好,那妞妞明天要记得告诉爸爸啊。“凌远没再追问,心想这丫头肯定是忘了,然后想着这孩子跟林念初还真是母女,这傻样还真像。

林念初脸上一直露着笑意,“妞妞,那我们给爸爸唱个之前学会的歌谣,好不好。“

“好呀,爸爸,我给你唱个小星星,好不好?”

“好。就唱小星星。”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挂在天上放光明……”妞妞开心地唱着,凌远幸福地跟着哼着。

一路上,欢声笑语。到家门口时,妞妞还依偎在凌远怀里哼着小星星,“爸爸,妞妞唱的小星星,好听吗?”

“好听。”凌远蜻蜓点水般地在妞妞的脸上轻啄一下。

“那爸爸要怎么奖励妞妞啊?”

“那妞妞想要什么奖励啊?”

“嗯?那就要爸爸每天接妞妞放学,行吗?”

“这个好像有点难啊?”

“为什么呀?”

“嗯?!因为爸爸要上班赚钱,让妞妞上幼儿园啊。”

“那为什么妈妈不用上班赚钱啊?”

“嗯…因为妈妈要照顾妞妞啊。”凌远这个解释有点牵强,直接让妞妞怼得说不出话来。

“可是,妈妈都不会给妞妞做饭吃啊。”

林念初抱着凌安林,没脸地把脸埋进了凌安林的怀里。如果此时有个地洞,林念初恨不得直接钻进地洞去。

凌远看着林念初的表情就想笑,心想妞妞这丫头嘴巴还真毒,直接戳到痛点,看来长大也是一把“吵架”的好手。凌远继续和妞妞说,“那妞妞长大了,会给爸爸做饭吃吗?”

“会呀,我跟奶奶学做爸爸最爱吃的糖醋鱼。”

凌远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不停地亲吻着妞妞的脸颊。林念初在心里嘀咕,“我捡回家的姑娘,怎么就跟凌远那么亲了呢,居然说我不会做饭。从明天起,我就苦练厨艺,死丫头,让你再说我。”

妞妞这一次的实话真的刺激到了林念初,果然在若干年后,林念初成了一个厨艺高超的老妈子,每天围着灶台转,家里也不再请保姆阿姨,她一个人全全搞定。凌远每次看着林念初忙前忙后,心里都会不禁感谢妞妞的天真无邪、童言无忌。

当然,林念初的这些改变,也是因为她太爱凌远,她不想凌远一边忙着工作,一边还要管着他们三个人的吃喝拉撒,而她作为媳妇儿,本应该分担这些,毕竟家里需要凌远这个财神爷养家。

凌远和林念初把妞妞和凌安林哄睡,回到卧室才真正聊起了凌安林的问题,“今天,我和医生聊了一下安林的情况,医生认为除了日常生活上的照顾,最好是能多带他出去走走,多接触外面的世界,如果能上幼儿园,和小朋友们多在一起是最好的。你看,要不等九月份开学,我们把安林也送去幼儿园?”

“那就送到妞妞现在上的那个幼儿园吧,正好我们也认识那个园长,说一下安林的情况,让老师多照顾照顾,而且妞妞到九月份就升到大班了,应该也能照顾安林。”

“嗯。对了,我看自闭症儿童的资料时,看到说这样的孩子都会对某些方面特别感兴趣,你说安林会对什么感兴趣呢,我们可以提前培养一下。”

“念初啊,我觉得我们还是先让安林学会照顾自己吧,别想那么远了。”凌远没有林念初那么乐观,毕竟在翻阅各种相关资料时,凌远看到的都是自闭症儿童很难融入社会群体,而且即使成人,也无法做到生活自理,需要父母帮助其穿衣吃饭。

凌远每每看到这些,他就在想若干年后,他和林念初如果都不在了,那凌安林要怎样生活,妞妞会有自己的生活,还要照顾这样的一个弟弟,对妞妞太不公平了。据他所知,疗养院、养老院这些地方也不愿意收治这样的人群,即使收治了,也鲜少有好好照顾的。

此时的凌远,有些明白凌景鸿对自己的那份担心了,可能只有为人父母时,才懂得这些吧,凌远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