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温暖5

发布于 2021-03-03 09:06

《温暖》故事延续《到爱的距离》原著和电视剧的情节,同时融合了美剧《良医》男主的人设,希望你们喜欢。

由于本人非医学专业,所以,文内所涉及医学相关知识内容,请飘过,拒绝杠精!

因为患者的突发状况,凌远可谓是过了近些年来最糟糕的一天。这一天里,不只是凌安林在接受康复治疗时表现出的抗拒让凌远无能为力,就连他擅长的手术都出了状况,最终患者因多器官衰竭抢救无效死亡。 

当凌远面对患者家属说出那句“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的时候,内心承受的痛苦可能已经超越了患者家属。在凌远从业20年来,他算得上尽心尽力,他也深知医学是生命科学,他不是上帝,他面对医学攻克不了的难题,他也只能选择默默接受,毕竟生命就是因为有限才变得异常珍贵。

可是,当同一天内出现两次无力时,凌远就不再如往常一样那么容易接受人类生死了,而是变得意志有些消沉,甚至于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否则为何会有如此之多的不可解释的情况出现在自己身上。

凌远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林念初打来的电话想了一遍又一遍,敲门声想了一次又一次,但都未能把陷入悲伤沉思中的凌远拉回来。

黑暗的房间,落寞的身影,以及那微弱的月光打在有些苍白的面孔上,都着实人让人感到这世间的寒冷,或许凌远骨子里就是很冷,不管曾经做出多少努力,最终换来的都是孤寂。凌远想起曾经问韦三牛的问题,“如果我死了,会有人给我送花圈吗?”

凌远记得当时韦三牛说要送给自己一筐臭鸡蛋,还要逼着念初改嫁,或许他就这般不招人待见吧,所以许乐山才会遗弃自己,母亲也将自己丢下。凌远似把所有的错都揽在自己身上,认为出现的所有问题都是自己造成……

“凌远!”韦三牛接到林念初的电话后,就往凌远办公室跑,从来没有敲门习惯的韦三牛自然看到了一个落寞的背影,一个让人特别想去从身后抱住给人温暖的背影。

凌远没有应答,只是抬手轻拭去眼角的那滴泪,转身,透过月光对上韦三牛关切而焦急的眼神。

“凌远,你大爷的,林念初说你不接电话,我还以为你……”韦三牛直接喷出了脏话。

“以为我什么,以为我死了,是吗?”凌远快速收起所有的悲伤,将其藏至内心深处,不留一丝痕迹。

这就是凌远,一个把自己坚硬外壳展露在亲人、朋友、同事面前的男人,把温暖淡然留在患者面前的医生,把冰冷孤寂留在内心深处的孤寂男孩。凌远就像一个人格分裂的患者,扮演着各种不同的角色,自由切换不同的外表与内心。

韦三牛随手按了门口墙壁上的开关,一本正经地看着凌远说,“凌远,你已经不是第一天当医生了,这也不是你第一次碰上抢救患者无效的事吧,我们作为医生,对这些早已经接受了,毕竟我们不是神,不是上帝……我就不明白你究竟在和自己别扭什么?居然还玩起了不接电话这种小游戏,有意思吗?”

凌远没有还嘴,但沉默的眼神里写的全是“与你无关,关你屁事”。

“凌远,你不用瞪我,蹬我也没用,我不知道你和念初上午带安林做康复治疗时受了什么刺激,反正我就觉得你现在这样根本就不是个男人,你把老婆孩子丢在家里,自己躲在办公室里‘看夜景’,你觉得合适吗?”

凌远面对韦三牛的质问与训骂,没有做任何反驳,只是简单地回了句,“说完了吗?说完了,你可以走了。”

韦三牛看到这样的凌远更为恼火,声音提高了八度,即使关着门,恐怕路过的人也会听得清清楚楚,“没说完。凌远,我告诉你,就安林这事是事儿吗?自闭症现在的确是不治之症,但是通过过早干预,是可以和正常人和平相处的,不是嘛?至于把你变成这样吗?”

“如果当你想给孩子拥抱呵护时,孩子用疏离的眼神和躲避的动作给你回应,你就不会站在这里说这些了。好了,我没事,你先回去吧,让我一个人静静。”凌远说的是心里话,此时的他宁愿凌安林是个身体残疾的孩子,也不想是个不懂人间喜怒哀乐的人。

韦三牛不再说什么,他确实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随即说了两句安慰的话,“那个…你也别想太多,没事早点回去吧。”

凌远看着韦三牛出去的背影,转身,望向窗外,继续发呆。

片刻,凌远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收拾好东西,开车回家。

“怎么才回来啊?妞妞和安林都睡了。”坐在客厅里等凌远的林念初迎上前去接过公文包。

“嗯。有个手术。”

“吃饭了吗?让你妈给你热点去。”凌景鸿看凌远的神情和刚说的做手术的话,猜测这孩子还没吃饭。

“那个…爸,不用了,我接念初和两个孩子回去了,你们带孩子带一天也挺累的,也早点休息吧。”

“两个孩子都睡了,今晚就住这边吧,别折腾了。”

“那个……”凌远还想说什么,却被陈忆的的话打断,没再继续说下去。

凌远换好鞋,看着凌景鸿的眼神,跟着走进书房,关上门。

“我听念初说,今天的康复治疗不太顺利,是吗?”

“啊…”

“你下班晚回来是真的有手术吗?”

“嗯……”

“小远,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可我们人啊,总得接受现实吧,躲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也是奔四的人了,很多道理,你都懂,我和你妈说了可能也没什么用。现在安林这个情况,你可不能跟以前似的,一心扑到工作上了。”

“嗯,知道。”

“还有啊,念初现在也不上班了,家里的经济来源就靠你一个人,要是钱方面有什么困难,就跟我和你妈说。”

“嗯,谢谢爸。”

陈忆推开书房的门,叫凌远出去吃饭,“先去吃饭吧。”

“嗯。”

凌远看着陈忆特意为自己的准备的易消化的晚餐,心里满是感动。如今以为人父的自己,不知何时才能有一天看到安林下班回家吃上自己做的可口饭菜,心里也是满满感激。或许会有那么一天的。

凌远吃过晚饭,收拾好后,洗漱回房睡觉。因为是在父母家,凌远没有和林念初讨论任何关于凌安林的问题,但心里已经想好,让林念初带着凌安林出国接受治疗。

凌远查过相关资料,虽没有完全治愈的成功案例,但还是有可以能做到生活自理的。只是凌远这一想法在和林念初沟通讨论时被否决了,原因是凌安林除了需要治疗,也需要生活在一个正常家里里,有父母陪伴在身边。如果出国治疗,在这一点上显然是做不到的。

凌远没有否认林念初的观点,但却给了林念初承诺,说自己会平衡好工作和生活,会陪着凌安林一起做康复治疗,类似昨天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凌远,我们谁都不想拥有一个患有自闭症的小孩,但是现在安林现在已经这样了,我们就只能好好地爱他,照顾他,让他能够有一天开口喊我们一声爸妈,让他能独立照顾自己……”

“对不起……”

“凌远,你没有对不起任何人,不要再说对不起了,好吗?!”

凌远和林念初相拥而抱,紧紧地抱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