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与风景●原创】蔺宗海系列散文之十八

发布于 2021-03-03 09:14


诗与风景 


2020年2月6日,《诗与风景》公众号正式推出。推出那天,写过一首同名诗,算是创刊号吧。里面提到“让生活成为生活,诗和风景都是远方”,那是我一直的追求。

诗属于生活。如果脱离了生活,诗便失去了生存的意义,就像一棵水上漂的荇藻,可有可无。我写诗,缺少气魄,就是如人所说的缺少家国情怀的那种。这实在是我既没有那样的高度,也没有那么大的格局。站位,有时很重要。用小眼晴看世界,尽管很专注,但毕竟看的不清,看的不全,看的不够深刻。因此,我的生活层次决定了我的诗风,诗意,诗观。尽管我的文字功力还缺些火候,写得不好,但我窃以为对得起诗,因为我可以面对良心发誓,我没有无病呻吟或胡编乱造。我写我的柴米油盐、喜怒哀乐、爱恨情仇;我写我的黑白、日月、春冬、青春和正在老去,也不至于玷污了诗。。

风景,应当是自然的呈现。当然,这是狭义的概念。现在的人造景观大多了,成了生活里一道庸俗的摆设。相对而言,我更加爱那些野性的,充满着自由、厚重、古朴,甚至略带些沧桑的风景。于是,沟渠、田垄、乡道、林荫成了我的向往。这些长在家乡大地上的风景,是我的日常。至于山川、湖泊、海洋、古城墙,我也会领略,不过是偶尔为之,毕竟烧钱耗力。当然,我说的风景还远不止这些。人生的经历是一道风景,故乡的明月是一道风景,谁会走进我的梦乡是一道风景,风花雪月、聚之欢,别之痛也是一道风景。

“如果诗里没有了风景,诗便没有了活着的理由”。是的,没有风景的诗太单调,就像呆痴的大鹅曲项向天歌。“只有让诗和风景同在,才是为生活安上了飞翔的翅膀。”

我愿意把每一天都过成风景的模样,也愿意把辛勤的汗水滴进诗行,更希望《诗与风景》能像一抹星光,在我的生命里永恒闪亮。

 


书,我人生的第四个女人


一辈子有三个女人与我的生活息息相关:母亲,给了我生命,养育了我;妻子,给了我家庭,平淡且安逸;女儿,给了我欢乐,带给我希望。原以为,有这三个女人,我可以幸幸福福的走完一生,但不知从何时起,书走进了我的生活,成了又一个走进我内心的、真正让我灵魂走在路上的第四个女人。

我们相识在文字,相遇在时空,相知在那些心与心的碰撞里,既没有卿卿我我的偎依,也没有风花雪月的浪漫。你不粘人,也不争宠,只有在我闲暇、无助、寂寞、旅程时分,与我相伴,不能像母亲、妻子、女儿那样给我日常生活的关顾,却常常让我的内心得到丰盈。

想你的时候,挑一间宁静的小屋,轻掩窗帘,一室温柔的灯光绽放你的笑靥;选一处幽远的旷地,看春花烂漫,给心底一片澄明,一起筑就关于我们的桃花源;摘一枚白色的云朵, 缀上绿叶,在上面写满诗行,梦就飞向远方。

有你的日子,仿佛让我又一次有了初恋的感觉。我享受你的喜怒哀乐,我关注你的酸甜苦辣,我认真地聆听你的故事,读你内心深处的独白。你的脸在笑,因为生活充满了阳光;你的心在哭,在为你挚爱的人的命运而流泪。“每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站着一个女人。”你便是我依靠的肩膀,灵魂停泊的港湾。

童年,我曾经幻想做蓝天下的白云,大海里的浪花,自由自在,无所不能。但是生活总是现实而无情的。然而有你的日子,让我又一次有了追梦的激情。因为你,我拿起了多年不曾抒情的笔,寄托着心中的那一份牵挂。可能,我和你的故事,永远都只能是关于阳春白雪的传说,但我一定会小心翼翼的去呵护她,培植她……

有你的日子,阳光更灿烂,花儿更鲜艳。但你于我确是风对白云的情谊。可否,让我们记忆中再多一抹彩虹?

 


抓住童年的尾巴

             ——写给五(5)班的孩子

孩子们,再有一个月,你们就要告别五年级的生活了,再有一年,就要告别小学生活,开启人生的另一段旅程。也许我们还很懵懂,但事实是,童年,只剩下短短的尾巴攥在我们的手中,越来越短,越来越短……

“花无百日红,人无再少年”。我们的童年时代是怎么度过的?这是多少年以后的话题,但我们的童年时代该怎么度过,却是我们不能回避的现实。看看我们每天的生活状况吧:机械而重复的作业,充满暴力和血腥的动画,弥漫着颓废的网吧,留守家中,每一个夜晚,拿着父母的照片默默流泪......你们的物质是幸福的,但你们却没有了灵性,没有了活力四射的激情,没有了对身边事物关注的好奇,甚至,没有了读书的热情,这,怎能不让老师为你们焦虑?

想想二十年前的我们:自由自在的游泳,却很少有人溺水;每天都在追逐,却很少有人摔伤;每天没有多少作业,却很少有错别字,应用文的格式也不会错;教室空堂习以为常,但却鸦雀无声......看看当下城里的孩子:有几个孩子不会1-2项技能?有几个孩子不参加兴趣班?有几个孩子家里没有书橱?有几个孩子面对陌生的人还羞羞答答?

毋庸讳言,与过去的我们比,你们缺失了硬朗和自由,与当下城里的孩子比,你们缺失了更多的关注和机遇。如果自己再不茁壮自己,长大后,我们的竞争力在哪?

资源的落后不应是我们输在起跑线上的理由,没有父母每日的关爱也不应成为我们颓废的借口。虽然,我们习惯了服从,我们丢失了个性,我们成了留守儿童,但是,你完全可以对机械而重复的作业说不,选择自己喜欢的书籍去阅读;你完全可以对爷爷奶奶的要么严看死守要么放纵说不,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去行走自己的人生。

我们眼里和别人一样有蓝天白云,我们心中和别人一样有愿望梦想。但,不良的习惯是我们致命的缺陷。我们不习惯观察,我们不习惯思考,甚至我们都不习惯怎么玩。长此以往,我们只能在与同龄者的人生竞跑中,被拉得越来越远。

孩子们,抓住童年的尾巴吧,一切还来得及。只有自己才能拯救自己。


蔺宗海,笔名人生一路看风景,高级教师。滨海县作家协会理事、文学公众号《诗与风景》创办人。诗观:让吃过的苦通过诗含笑说出来。

欢迎关注《诗与风景》

注: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向作者致敬。如有侵权请联系后台删除,并致谢!

                                               喜欢,点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