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虎原创:中篇小说《活》 第三回 肖小月最佳抄袭奖,李东风被打一巴掌.

发布于 2021-03-04 00:51

中篇小说《活》连载 第三回:
肖小月最佳抄袭奖,李东风被打一巴掌。 

        五七小学的开学典礼上,肖小月的稿子刚刚朗诵完,台下立刻响起雷鸣般的掌声,五(1)班的同学鼓掌的劲儿最大,有的同学手掌都拍红、拍疼甚至拍肿了,有的男生一边鼓掌,一边大叫几声“好” ;还有的男生吹起了口哨……李东风没想到肖小月的这篇决心书会朗诵得如此有感染力,微笑着点点头。他觉得五(1)班在未来的一年里,一定可以像这篇“决心书”写得一样,所有同学万众一心,携手同行,努力拼搏,再创佳绩。在激情洋溢和热血沸腾中,五七小学秋季开学典礼落下帷幕。李老师满意的带着五(1)班的同学从操场返回教室,准备开始发新书。

        这时数学老师周爱国走到教室门口,朝李老师招了招手,示意他出来一下。周老师皮笑肉不笑的说:“李老师,你的稿子写得不错,挺好的,不愧是县师范的高材生。恭喜!恭喜!校长有请!记得带上刚才上台发言的女生,那个谁?肖?对,肖小月。对了,听说今天从襄洋中学来的王大忠王校长,就是那个肥头大耳的胖子,和你好像是嫡亲同门师兄弟,以后要托李老师的福,沾沾王校长的光啊,哈哈哈。”李老师告诉周老师,稿子确实不是他写的,是肖小月写的,但不知校长相邀,所为何事?不用猜,应该是好事。会不会给肖小月或者五(1)班一点小小的奖励?来不及多想,李东风交代了班上几个同学帮忙发新书,他叫上肖小月,跟着周爱国一起往校长办公室走去。

        五七小学的现任校长名叫冯国华,也是从外地来襄洋镇当老师,然后一步一步爬上来的。他戴着一幅很厚的眼镜,也不知道他到底近视多少度,只知道他眼镜的镜片看起来和玻璃瓶的底差不多厚,以前的学生给他取个外号,叫做“瓶子底”,一直被传承下来。冯校长的媳妇周爱蓉是周爱国老师的堂姐,仗着这层关系,周老师在学校放开手脚,想尽一切办法,换着各种花样来捞钱,收刮民脂民膏。还伙同堂姐一起放高利贷,让周爱蓉拿钱出来,他放出去,再连本带利收利滚利。因此,周老师在江湖上喜得一个外号,叫做“周扒皮”。当知识和资本,权力和心机结合在一起,碰撞出来的火花,威力也是很大的。冯校长假装不知道,表面上也懒得管,只要不做得太过分,一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很难说他真的不知情,或者他从来没在中间拿过一分钱的好处。

        学校里的一般人可能只知道冯校长喜欢打打小麻将,其实他最大的爱好有两个:赌博和升官。在教学方面,冯校长可能是一个比较合格的老师,但在赌桌上,他的水平还像一个小学生,一般十赌九输。赌博就像抽鸦片,一旦染上,很难戒掉,越赌越输,越输越赌。有时候输红了眼,冯国华甚至拿着学校的公款去赌。他从来不甘于当一个小老师,处心积虑,想方设法,一步一步的爬到了五七小学校长的位置,他深深的认识到权力真是一个好东西,手上有权,办事方便,来钱也快,他当然还想继续往上爬,对于主管全镇十几所中小学工作的教育组副组长的位置,他早已垂涎三尺。

        教育组老的副组长即将年满退休,作为一个比小学校长更有油水的肥差,盯着这个位置的可不止冯国华一个人,襄洋中学的校长王大忠就是另外一个。王大忠是土生土长的襄洋镇王家湾人,地头蛇,社会关系比冯国华要复杂得多,后台也要硬得多。镇派出所副所长是他的嫡亲小舅子,臭名昭著的青龙武馆馆长蒋青龙是他的师兄,他稳坐襄洋中学校长之位,位高权重,黑白通吃,整个人狂妄得不得了。他人高马大,一米八几的个子,体重少说两百斤,肥头大耳,天生的卷毛搭配着火爆的脾气,怎么看都像一头凶猛的野兽。以前有学生给他取外号叫做“野猪头”,后来又有学生发现金庸武侠小说中的“金毛狮王”这个花名似乎更适合他,虽然他头上的毛不是金色的,但这一头炸开的卷毛长在一个狂妄自大的野兽头上,配上这个外号,似乎再合适不过了。毕竟是明教四大护教法王之一,“金毛狮王”的名气如雷贯耳,所以很多认识他的或者不认识他的学生,私底下都会叫他“金毛狮王”。

        王大忠最是那种说一套做一套,牛皮吹得呼呼响,到处说他是校长,手狠心黑,翻脸比翻书还快,狂妄自大,目中无人,六亲不认。李东风老师班上的学生王登科和他算是一个村的同辈兄弟,虽然没什么血缘关系,但也深受其害。话说去年春节期间,王家湾的族长兼村支书王天霸的儿子王俊杰结婚,王大忠前来喝喜酒。半斤老酒下肚,整个人飘了起来,在族人面前装腔作势,胡言乱语:“这如今,襄洋镇的最高学府襄洋中学的一把手,书记兼校长,是咱们王家湾走出来的。今天我王大忠当了校长,一定不会忘记家乡的父老乡亲,大家有什么事,尽管可以来学校找我。在襄洋中学,鸡毛蒜皮的小事我懒得管,但所有的大事,都是我说了算。别说在学校,就是在镇上,也没什么是我摆不平的。哪怕到了县城,我说话也管用。就拿考初中来说,别的村的学生要是考不上襄洋中学,就只能回家去种田,但是咱王家湾的学生不会,哪家有小学考不上初中,只要我一句话,就能改变这一家人的命运。”
  
        在一起吃饭的王登科当时还真的相信了王大忠的鬼话,以为自己将来上初中全靠他,但很快梦想就破灭了。清明踏青,学校放假,王登科和几个小伙伴走在小河边有说有笑。突然从河边有个钓鱼的人站了起来,五大三粗的,快步朝他们走过来。王登科定睛一看,正是自己村里的同辈大哥,襄洋中学的校长王大忠,还来不及打招呼,没想到被王大忠一个大嘴巴,打得两眼冒金花:“狗日的,哪个教你们说话这么大声的?把老子的鱼都吓跑了。你们晓不晓得老子是哪个?”就是这一巴掌,让王登科恨透了王大忠,每次一想起来,他都气得咬牙切齿,经常愤愤不平的在心里骂道:“妈的,什么东西?以前还在我们村里吹牛皮,敢打老子?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给老子等着。”

        真是无巧不成书,这次五七小学的开学典礼,冯国华校长邀请出席的领导就有教育组即将退休的老副组长和金毛狮王王大忠。人有时候就是很虚伪,两位校长其实都知道对方是自己升官发财的绊脚石,是竞争对手,心里头恨不得哪天弄死对方,表面上却春风满面,说说笑笑,客客气气的。老实说,冯国华是外地人,在襄洋镇的根基没有王大忠深,他其实对王大忠一直心存敬畏,但王大忠压根儿就没把冯国华放在眼里。

      王大忠今天来参加五七小学的开学典礼,其中有一个目的:明里暗里的警告冯国华,撒泡尿照照自己,不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和他竞争,没门儿。他今天必须要找个借口,给他来个下马威,否则不知道王大忠的“王”字怎么写,而且这个借口他还真找着了。只是谁也没想到李东风和肖小月一起撞到王大忠的枪口上了。

      话说周爱国老师带着李东风和肖小月来到校长办公室,看到王大忠坐在里面吞云吐雾的抽着烟,他觉得自己不便久留,打了一个招呼,正准备离开,被王大忠大喝一声叫住了:“周老师,你过来,来来来!”周爱国有点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被王大忠的一句狮子吼给整懵了。王大忠突然变得很生气的大吼起来:“冯校长、周老师,你看看你们做的什么事?今天开学典礼学生代表上台发言,如果你们要面子,随便让哪个老师代写一篇稿子,让学生念一下就行了,但是……”王大忠一气之下用力拍了一下校长办公室的桌子,发起飙来:“但是,你们原封不动的照抄我们学校老师写的稿子,而且这个稿子去年刚刚在我们学校的开学典礼上念过,你们这到底干的什么事儿?还要不要脸?冯校长,你们小学的学生不会写稿子情有可原,难道这么多老师都是吃干饭的?只会照抄别人的文章?这叫剽窃、侵权、犯罪、丢脸、该死!你们必须把这件事情解释清楚。这个女生,你念的稿子,你来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到底是谁抄的。”

        肖小月似乎一直还沉浸在热烈的掌声中没有醒过来,突然被这个肥头大耳的家伙臭骂一顿,真的有一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一时半会儿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李东风轻声问肖小月怎么回事?肖小月胆怯的说:“去年路过襄洋中学,看到张贴栏里贴着一篇文章,感觉写得挺好,多看了几遍,就背下来了。今天的演讲稿确实有很多内容摘自那篇文章,但绝对不是故意要抄袭,也不是一字不漏的,改了不少。再说当时赶时间,就凭着记忆瞎写,不知道后果这么严重。”李东风听清楚了,他觉得肖小月虽然不对,但认错的态度可以,再说她只是一个孩子,情有可原,于是笑着说:“天下文章一大抄,有时候适当的借鉴叫做引用,打个引号就行了。鲁迅先生不是教育我们要拿来主义吗?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师兄,不不不,王校长,您别生气,大人不记小人过,咱们班功过相抵,下不为例?您看行不行?”

        李东风半开玩笑的话还没说完,不料一个大嘴巴抽在他的脸上,“啪”的一声,很是清脆,如同点炸了一个鞭炮。静,安静,死一般的安静,谁也没料到在校长办公室,有人敢当着这几个领导、老师和学生的面动手,还突然给人这么大的一嘴巴。王大忠简直太狂妄了:“你谁呀?你他妈的什么东西?敢这样跟老子说话?你知不知道老子是哪个?你一个刚毕业的鬼师范生,人五人六的,不知道自己什么身份?敢在我们面前装老师?奶毛还没干,敢来教训老子?”王大忠气急败坏的发起飙来,一头卷毛很像一头雄狮,又像一只被激怒了想乱咬人的疯狗。

        李东风用手摸了摸左脸,嘴角的鲜血开始流了出来。肖小月被吓蒙了,楞了一会儿,等稍微清醒了一点,她强忍着恐惧、愧疚、自责,眼泪刷刷刷的掉下来。冯国华终于看出来王大忠这是指桑骂槐,醉翁之意不在酒,想隔山打牛。但这是在自己的地盘上撒野,没把他放在眼里。再一想,姓王的什么时候真的把自己放在眼里了?不给你面子你又能咋滴?还敢怎样?既然硬的赢不了,干脆服个软,把这个瘟神送走再说。

        他故意在脸上折起两层皱纹,强装笑脸赔不是:“王校长,王校长,王大校长,我的哥哟,我想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今天是我们学校的开学典礼,大喜的日子,您看教育组的老领导都在,有什么火,您冲我发,发完了咱们好去喝酒呀。门口馆子的何老五,昨天刚刚从山里弄来几个野味,今天咱们得去尝尝。”其他领导也跟着打圆场,王大忠看到目的也达到了,就顺坡下驴。他也是个演戏的高手,马上一扫脸上的怒气,假装笑起来:“魏副组长,冯校长,不好意思,刚才失态了。是这样的,今天这个女生念的稿子,基本上照抄了我们学校去年开学典礼的演讲稿,那可是我们学校初三重点班的语文老师杨松柏杨老师亲手写的稿子。你们看,现在的学生不学好,就知道学坏,胆大包天,搞抄袭来了,我应该给她颁个最佳抄袭奖。我脾气不好,嫉恶如仇,也是恨铁不成钢,没有恶意。一个小学生就敢抄人家杨老师的稿子,还拿到今天的开学典礼上发言,我都觉得丢脸。教不严,师之惰,上梁不正下梁歪,这个语文老师失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不过呢,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改之,善莫大焉!冯校长,你看让这个老师和学生各写一份检讨交给你,应该不为过吧?”

        冯国华掏出手帕,走到李东风身边,给他擦了擦嘴角的血,拍了拍李老师的肩膀,不停的给他使眼色,把他和肖小月推出办公室。又转过头来笑着说:“魏副组长、王校长,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写检讨,多晦气。两位领导您们看这样行不行:这检讨就算了,不写了,失察之责都在我,等一会我罚酒三杯,当作检讨,好不好?哈哈哈哈!”魏副组长拉着王大忠笑着说:“大忠,多大的事儿?走走走,喝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