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个老兵的遗愿||尚礼

发布于 2021-03-06 06:39

情景话剧

编剧:尚礼


一,时间:2019年秋后的一天

二,地点:银川市金凤区居民家客厅

三,人物:其中

甲,大哥(70岁党员传统型)
乙,大嫂(68岁党员贤内助)
丙,二弟(65岁党员小资型)
丁,小妹(60岁党员小资型)
戊,女儿(大哥的女儿40岁党员知识型)



四,舞台道具布置:背景是客厅,挂着一张毛主席像,旁边一个门,门里是卧室,客厅摆放老式破旧沙发,旁边有一张方桌,两把椅子。室内没有装修,一切都是改革前的样子。

五,开场

旁白:这个故事发生在201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大庆后的一天,一个抗战老兵走了,留下了一个遗愿!在遗愿未公开时,却发生了一场激烈的争执!……


丙与丁一起上场。

丙:小妹啊,我估计大哥让我们来可能是分遗产的事,让你来可能就是做个见证。
丁,现在遗产继承法女儿也有份儿。
丙,拉倒吧!家产哪有女儿的份,咱家还是老规矩,出嫁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丁,那你去吧,没我什么事干嘛去呀!(翻身要回)
丙,(一把拉住)别走啊!兴许大哥给你留点什么呢?
丁,(马上高兴的样子)对呀!我想大哥肯定考虑周全的!
丙,(两人对笑着):说到就到大哥家门了。
丙,(敲门)
乙(从里屋走出来开门):“弟弟来啦,吆!小妹也来啦!”
丙丁(同时喊):“大嫂好!”
乙:“好好好!快进屋,我叫你大哥去!”
丙:“大嫂,大哥身体怎样?”
丁:“是啊,大哥身体怎样了?”
乙:“唉!自从老爸走后,他就像丢了魂似的病病殃殃的!时而痛哭,时而又晕过去!”
丙:“他有心脏病,不行就去医院看看吧!”
丁:“是啊!爸走的那天就昏过去了!不及时治疗很危险的!”



乙:“唉!他就是自己硬抗啊!唉!我叫他去,你们先坐下。”
丙(赶快拉住大嫂的胳膊):“大嫂,不急,先让大哥休息,有些话咱们先唠唠。”(说着漏出诡异地笑)
乙:“也好,那就让你大哥多躺一会儿。”
丙:(用眼扫视一下老式家具,摇摇头就一屁股坐在塌陷的沙发里,倒把他吓一跳,又像弹簧似地弹起来)“哎呀!嫂子,你家这沙发还能坐吗?嘿!你看看大哥家里的家具,还都是七八十年代的。”
丁(在方桌前坐下也站起来,就地转一圈):
“可不是嘛!大嫂你们家也太节俭了吧!老爸跟你们过这么多年也不换换家具吗?老爸的离休费可很高的。”
乙:“老爸不让添置家具,他一生节约惯了,见不得有一点浪费。”(乙说着向丙丁给出坐下的手势,她挨着丁坐在小方桌旁)
丙:“唉!你看看老爸过的寒酸呀,有点钱老是接济别人,人老了,不就是为了享受生活吗?可他就是享不了这个福啊!”(说着起身凑到乙身旁):“嫂子,估计能留下多少遗产?大哥也没说怎么分吗?”
乙(做着为难的表情,摇摇头)
丁:“老爸活着我也没沾什么光,今儿当着大嫂面咱得说道说道,现在遗产不管多少,按遗产继承法儿女都有份!”
丙:“拉倒吧小妹!你怎么又来劲了,遗产自古就没女儿什么事!你该一边凉快就凉快去,这没你什么事!”
丁:“嘿!我就纳闷了,国家可是有继承法的!你看看法行不行?”
丙:“我看它干嘛!咱家不兴这一套!”
丁:“二哥!打小你就欺负我,老了老了你还不让我,我是泼出去的水,可没少给你帮忙啊!上次你儿子欠了一屁股债,还不是我偷偷帮你的吗?现在老爸走了,留下的遗产我分点不就是留点念想吗?哎吆我的老爸呀!呜呜……”
乙:“好啦好啦!小妹不哭了,不哭了!你大哥一会起来给你们说这遗产的事,你两就别争了!”
丁:“嫂子不瞒你说,我家闺女难产,孩子大人都在抢救,我需要钱哪!”
丙(霍地从沙发上跳起来):
“噷!我儿子都快把我抵债了,谁不需要钱呢?唉,大嫂这会咱可要说好了,哥俩分遗产,基本公平就行,给小妹留点还是可以的。”
丁(也从座位上跳起来,冲着丙):
“凭什么呀!要分就按遗产继承法分!”
丙:“得了吧你,越说你越来劲了,咱家就不实行遗产法!我和大哥一商量就行!”
丁:“不行!我就不服这个邪了!”
丙:“不服你想怎么着,照你这样一分钱都没有!”
乙:(捂着耳朵)“别喊了!你两不要喊了!相信你大哥会处理好的。”(突然甲拄着拐杖出现了,乙马上去搀扶,丙丁也跟上前)
甲:“我都听见了,你们怎么这么想呢?咱爸刚走不到一个月,尸骨未寒,你们就这样为遗产吵架吗?”(甲用犀利的目光看了下弟弟和小妹,他两像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甲继续说):“你们能猜出老爸的遗产有多少吗?”
丙:(摇摇头)
丁:(向甲也摇摇头)
甲:“你们了解老爸做事的原则吗?”
丙丁:(都摇摇头,睁着询问的目光)
甲:“你们还记得老爸过去怎么教导我们的吗?”
丙丁(不吱声,目视甲)



甲:“老爸一辈子勤俭节约,经常嘱咐我们不要忘本,保持共产党员的优良传统,这话我们是从小听到大的呀!怎么就会为私利而争吵呢?咱家人可都是党员,党员的义务是什么?不要一见到利益就忘了党性!现在我就把老爸有多少遗产说一下,然后再看老爸是什么遗愿吧!”(面向老伴乙)又说:“把老爸留下箱子拿出来,里面有他的遗书。”
乙(急忙进里屋搬出一个小箱子,放在方桌上,丙丁都睁大眼睛围上来)
甲:(打开箱子,首先拿出军功章):“这里有五枚军功章,代表老爸参战的五个战役,其中就有解放宁夏的一枚军功章!说起这枚军功章,老爸负了重伤,肠子都流出来了,幸被南部山区的老乡救起,才挽回一条生命啊!第二件是军装”(说着甲提起衣服,手指着军装上的窟窿):“这就是敌人的子弹打的枪眼!没有百姓的积极抢救,还有我们吗?”(说着就痛哭起来,摇摇晃晃快要晕倒!乙丙丁赶快扶助甲坐在凳子上)
丙丁:“大哥!大哥!”
乙:“老头子!老头子!”(赶忙端来一杯水,突然门打开了,戊进来)
戊:(边跑边喊):“爸爸!爸爸你怎么了?爸爸!”
甲(微微睁开眼睛看着女儿):“就等你回来了!”
戊:“爸爸,对不起,我更对不起爷爷,爷爷我连面都没见到就走了!我愧疚啊!我应该听爷爷的话,我应该放弃到国外学习的机会,去实现爷爷的夙愿!”
丙:“小芳,你爷爷的夙愿是什么?”
丁:“是呀,小芳,你爷爷的夙愿是什么?我们怎么不知道?”
戊:“叔叔,姑姑,我在出国前爷爷就给我说:你还年轻,到南部山区去工作吧,那里曾经是救过我命的地方,他从广播上听到南部山区还没有脱贫,还需要医疗教育!他用微弱的话语还说:我的来日不多了,只有一个愿望就是把多年攒下的钱,全都捐给那里的学校!可是我自私的不愿意放弃出国学习的机会,总想等我学习回来再去不迟,可没成想爷爷他,呜呜……”
甲:“回来了就好,来来来,你就带替我把你爷爷留下的遗愿念一下吧!”
戊(从甲手里接过一张纸,把眼泪擦干,非常郑重的)
:我的遗愿
我14岁参加八路军,经过浴血奋战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而取得革命胜利!我怀念我的战友,他们中间有很多不到二十岁就献出了年轻的生命!而我却很幸运,在解放宁夏时负了重伤,是当地百姓救的我才有的今天!我本想等到建党100年时亲自到南部山区走一走,看一看当时救我的百姓家里,在窑洞里再坐一坐,重温一下七十年前的情景!但是我的来日不多了,请我的孩子或是孙子帮我实现一个夙愿,就是把我多年的离休费总共六十万,捐献给山区学校!因为那里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念完抖动着双手,头仰天):“爷爷,爷爷!我对不起您!……”
丙(随之大喊):“爸爸,爸爸呀!您的伟大让我们做儿子的羞愧阿!”
丁:“爸爸!您有如此崇高的境界,让我做女儿的真是惭愧呀!”
甲(从椅子上站起来,看看大家,很从容地):
“清明节快到了,我们一起去给老人烧张纸,告诉老人家,我们一起去完成他的遗愿!”
丙丁乙戊(一起举起拳头,像宣誓一样):“好!我一定把这个遗愿实现!”
甲:“走!”
(然后集体谢场)

2021年2月24日

作者简介:张秦川,笔名尚礼。五十年代出生的我已经退休多年,本人爱好广泛,唯文学创作独受青睐。喜欢在文字里畅泳,做一个自由自在的撰稿人,让文字陪伴,永不孤独。文艺作家公众平台编委成员。

投稿务必投邮箱:2636236131@qq.com作者简介及照片,声明原创、首发!严禁一稿多投!入群请加文艺作家主编微信gx6778,识别下面二维码分别关注文艺作家噯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