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 权衡过的最优解,是你有什么,你愿意放弃什么,你想得到什么

发布于 2021-07-17 22:38

沉醉日记
你是砍柴的,我是放羊的,你知道哪山柴多,我知道哪水草肥。 ——沉醉日记
415篇原创内容
公众号

山地车支架坏了,儿子让我抽空帮他给换一下。


这辆车子并不是我买给他的,是他姨夫的,花了三千多买的,骑了有两年,很爱惜,基本上跟新的差不多,看他喜欢就送给他了。


我最初给他买的那辆是在咸鱼上淘的,购车的经历我写过,(点击蓝字,链接文章)只是到现在我也不明白那个卖车的女孩儿起名玛兔兔是什么意思。


说起淘来的这辆车子,实在是“命运多舛”,疫情初期封城的时候,放店门口被某些有心人当成“自己的”给拎走了,孩子气得不得了,执意报警,但最终也没有下文,不了了之了。



我记得桥头那儿有这个品牌的专卖店,之所以记忆深刻是因为,那家店原本是三间,前段时间路过的时候,发现有一间租出去改成做卤菜的了,烧鸡、羊蹄儿、鸡翅、牛肚儿……


我当时还在想,这地方人流量是有,但都是过路的,基本上不存人,不知道老板怎么选到了这里,也许卤菜老板本身是骑友,能招揽到这个群体来消费?


现在小门店生意难做,但愿生意兴隆。


我推着车子到专卖店门口时,发现人行道上一身影有些熟悉,背对着我蹲下身在整理他的船袜,他金鸡独立的时候,我看他的船袜都已经沉没在鞋子里了。


夏天到了,路上抠袜子的越来越多了,我只是担心,这些穿船袜的和朋友握手的时候,会不会让人有些尴尬?


毕竟,你都不知道他的那双手提了多少次他那容易掉的袜子。


船袜起身,我拿手指故意弹山地车上的铃铛,他急忙闪一边了,转头发现是我,笑呵呵地连忙和我打招呼。


船袜是我朋友的一个朋友,媳妇在市里工作,他在产水稻的那个乡开了一家诊所,属于乡村医生,会推拿,手劲儿还特别大,我在职校朋友那里玩的时候,恰巧他在,帮我按过几次,还说我脊柱是弯的,我当时心里还想,谁的是直的?不都是弯的吗?


私下里,我给他起绰号,赤脚大仙。


赤脚医生嘛。


但是,他不知道我给他起了这么一个绰号。


绰号虽不雅,只是有一点,就是他打扮得比较时尚,根本不像个乡村医生。



趁专卖店的小伙计换支架的功夫,了解到赤脚大仙的诊所不干了,是来这边学习脊柱按摩的。


他指了指附近那家挂了易经招牌的推拿店给我看。


我问他,为啥不干乡村医生了?


赤脚大仙说,收入太低了。


不是有油水吗?我问。


很少,一个月也就两千块钱左右,而且勾心斗角的,好的村子不让你去,去了也只能当助手,差的村子又没什么生意。


治病也是生意?对于他说的这些道道,我不是太懂,但他说的那个收入,的确是有些少了。


赤脚大仙告诉我,孩子开学就要上初中了,学习紧张,我不能一天到晚地来回跑,想回市里开个店,最初想开个中医诊所,学针灸,听说湖北有个很牛的师傅,什么病都能针灸好,包括癌症,糖尿病,但是媳妇没让去。


我问,那么神奇,只针灸?是真的吗?


他看我疑惑,我跑去打听过,不交钱人家不教,这个针灸关键是在药上,我后来寻思,这东西要熬时间,需要长时间把口碑做起来,不然很难经营好,一想到需要熬,我心里就没底,因为得这类病都是常年累月积累下的,三两针也不可能有效,于是我就改学这个了。


我对赤脚说,我遇到过一个很神奇的,人家专治蛇胆疮,这应该是慢病,也没有太好的治疗方案,但是人家就承诺三天就好。


赤脚问我,真的?


真的,而且就两针,打什么针,什么药,你不能问,问人家也不会说,人家都是藏到卧室里去勾兑药,有个外地的,据说是个挺有钱的企业主,他老婆就是这病,刮风下雨就浑身疼,她属于比较厉害的,结果打了三针,好了,牛不?


这是我唯一见过的一个奇迹,也不知道用的什么药,后来听说,貌似是因为非法行医被查了,我说的是好多年前的事儿了,那时我刚结婚没多久。



我当时还感叹,这是一个隐形的富豪,一针一千五到八千不等,也不推广,也不做广告,只针对目标人群,人传人的把名头就传出去了,来瞧病的,趋之若鹜。


车子支架换好了,赤脚要回那店里,让我锁了车跟他去参观一下,我好奇心上来了,也想去看看他要学的是怎么一回事。


店不大,有个老头,五十多岁,店里还有俩年轻伙计,一男一女。


老头正给病人按,一女的趴在理疗床上,看不出年龄,他一边按一边问对方,这里疼不?


女的说,不疼,他又换了个地方,抻着她的胳膊,又问,疼不?


有点儿,女的说完,老头仿佛找到了病源,也不吭声,按了一会儿,趁那女的不注意,突然猛拉了她的手一下,哎呦呦,女的喊叫起来,嗷嗷的,大爷,大—爷,你,你,轻点儿,哎呦呦……


我听了,莫名的喜感,大爷这是在给你治疗脱臼?你那肉声喊的?


老头说,好了。


女的翻身起来,还说疼。


老头没言语,让赤脚给她进里屋去敷药。


赤脚给我倒了杯水,让我坐,他进屋帮那女的敷药去了。


我看了一下,别看店不大,床位不少,一会儿有个妇女进来了,四十多岁,轻车熟路,坐上床,那老头从后面撩起她的T恤,有个布帘子也没拉,我心想,这是当我不存在?


最让我意外的是,那老头解胸罩是单手。


趴下吧。


我就有些尴尬,扭头装做看墙上的骨骼挂图。


当然,咱外人觉得不大好意思,但是对于老头和那大姐而言,人家压根儿就没有邪念,毕竟是治疗嘛,老头给她背上抹上药,然后搓搓手,笑着说,今天我给你换个手法,保证舒服。


我坦然了些,合着人家都没邪恶,是我自己邪恶了。



赤脚给那女的敷完药出来,老头让他从柜子里拿了三副药给那刚才还嗷嗷叫的女的,又写了个纸条,叮嘱她不要湿手,让她定期来换药。


那女的扫桌子玻璃板下压的二维码,一个疗程380元。


女的走后,赤脚站旁边观看他老师给那女的走穴位,说一会儿让我老师给你按按。


我说,师傅在忙着,我改天过来吧。


喝了水,我起身出来,赤脚送我,我问他,我看生意还挺好的,这一会儿出出进进的,好几波人了。


赤脚对我说,老师现在口碑已经比较固定了,收费也不高,一般就是三十五十的,但是量大,一天几乎不怎么停,有时晚上还要排队,那俩同事也是跟他学的,又悄悄告诉我,利润点,也是在药上,整个疗程下来,少则三五百,多则八九百不等。


我说,学这个也不错,看来是比你开诊所强。


赤脚说,我来学的时候,我岳父还找我谈过好几次话,他不大同意,他的意思还是让我安心回乡里上班去。


我对他说,只要比你在乡里收入高,就不要在意这些。


分手,告辞,我骑车回去的路上又想,赤脚和他爱人是高中同学,他读的专科,学了医,后来成了乡镇医生,俩人都生活在市里,我就有些纳闷,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干,咋就成了按摩医生呢?


仔细想了,其实这也没什么稀奇,如今,普通人的生活压力也很大,大部分已不再是看你工作单位的名头有多响,而是看你一年忙活下来实际能落到手里的钱有多少。



前天我看到一则新闻,是说河南中烟发布的拟录取人员名单,名单显示是一线工人,流水线上卷烟叶的操作工岗位,有人大的,武大的,985的,211的,甚至有30%是硕士,很多人就不解,说啥的都有……


有的说国家培养人才,是让你去卷烟的吗?


还有的说,你这么高的学历,不去当科学家也就算了,为何不去互联网大厂去做高管?你说你书念这么好来流水线上卷烟,让那些念不好书的如何自处?


当然也有说的更有意思的,你说你卷个烟,招员工还招985,211的硕士,你们是打算把烟卷出另一番滋味儿?


拿赤脚的改变职业和中烟招人这事儿,我细想了一下,这没什么不对,也没什么不好,你要这样想,放在以前,一百个同龄人里,大学生恐怕也只有一两个。


你再看现在?城市同龄人里有多少不是大学生的?


以前考上个大学,那是稀奇,现在,考不上大学,那才是稀奇。


如果我们把高等教育也看作是一个产品的话,今天的产量,对社会的供给面是很大的,那么多的大学生要毕业,要就业,都要人尽其才,总会有人根据自身的条件优劣来考虑自己的人生该如何规划。


这就好比参加奥运会,每个运动员都是省队里的高手,个个都很努力,但是,能被选中参加奥运,也只有那些个唯一,说明什么?


大部分人努力后的结果是为一部分的唯一陪跑的,仅仅是混这个圈子,谋一碗饭吃而已。


由此,你就会明白,这些985,211的大学生之所以去卷烟,说明人家很清楚自己有什么,也知道自己没有什么,放弃在某一行业的陪跑,从而在另一个行业未来里得到什么,所以,他们很明白自己进什么行业,做什么样的工作。


这些在我们看来的诸多不理解,其实在人家的决定下,那是思考过的当前最优解。


说到底,生活压力那么大,打工挣钱这事儿,谁给钱多给谁干,你想咋干就咋干,明白了这些,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完)

……………………

特别说明:

文章非纪实文学,谁也不一定是谁,请勿对号入座。

……………………

沉醉日记
不必太纠结于当下,也不必太忧虑未来,当你经历过一些事情的时候,眼前的风景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了~
视频号

阅读往期文章:

原创 | 不向弱者发火,这才是体现个人修养的时候

原创 | 你看到的都是想让你看到的,你听到的也都是想让你听到的

原创 | 努力赚了钱了,就有了洁癖,这话有点儿意思

原创 | 命运中某个节点的转折都是注定的,本质是和自己有关,需未雨绸缪

原创 | 再聊——生活不易,每个活着的人,都应该有重拾幸福的权利